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正文

下岗豪婿翅膀是风最新章节阅读-下岗豪婿江萱罗天白小说目录

来源:网络 作者: 时间:2020-06-25

下岗豪婿第5章 何倩

这种监控系统,其实也不是太复杂,经过罗天白拼凑,出于一种对日常生活中的灵感,加上利用现在的全球定位系统,还有他自己得到的技术,最终达到如今初步效果。

他管这东西叫随身监控,挂在胸前如一个纽扣大小牌子,成本可是很高昂的。

里面包括对人体异常监视,加上利用全球卫星视频监控,他还想再加点别的,不断在完善当中。

罗天白骑车朝平房走去,却不知道,在医院里,守在病房老太太的一男一女气得火冒三丈。

今天就觉得不对劲,给老太太吃点药面,算好过马路会遇到个倒霉蛋,没想到还是发生了意外。

女的嘴上抹蜜,一脸安慰。

二哥,你够聪明的,就是遇到一个愣头青。

愣吗?听人说,那小子被警察给放了,还有录像。现在医院已查出老太太吃了什么药物,要是再用这招,非查到我身上。

原来,这个男的是老太太的养子,赌博多年,输了很多钱。

老太太有两栋房子,到现在都没户给他,手上没钱还债,就想出借有心脏病的老太太,一箭双雕,赚点外快。

预告把心脏药调换成一种普通的药片,中途老太太肯定会找药吃,只会出现两种结果,要不没有管,死掉了,要不有人管,借机他就跟救人的诈一笔钱。

反正不会吃亏,只是没想到,看到电视上的视频,他大吃一惊。

这不是坏他好事,这种人必须要收拾,随之拿起电话。

老四,赶紧把老三叫上,晚上有事,给我堵个人,下手给我狠点,到时候请你们喝酒。

秃顶跟那个女人走了,躺在床上的老太太睁开了眼,一直都在假装睡着,望着远处的一男一女身影,摇头不止。

旁边邻床的看到,过来关心两句,聊了起来。

老太太才知道一切,也幸亏遇到这个好事的人,帮她即时救治,当时只感觉瞬间,身体某个部位被击打了一下,心脏瞬间跳动了。

也就是这时,医院的急救车来到,吃下的心脏药。

现在她只想知道一件事,那个年轻人叫什么名字,如果能帮我找到,我老太太把所有的一切都给他。

这时候,罗天白骑车往南,拐了大概有三四弯,一片灰土土的平房区前,停到一扇破烂门前。

不要小眼这间不起眼的平房,也成了他试验品。

一般人是进不去的,小偷窃贼进去,肯定更倒霉。

里面同样有一套有效的报警系统,连接了交通监控视频系统,整个盗贼进入后,变成直播,记录在案。

实在没办法,这间平房下面的地下室,可是他花了巨资积累的财富,各种机械设备,焊接材料,电脑终端设备,还有无数的缆绳等等。

这些钱,大部分都是单位奖金买的,工资肯定一分钱拿不到。

就算江萱不想要,可她那个妈,绝对是守财奴。

每个月,只给他五六百人情费,也难怪给人感觉,他是一个妻管炎。

打开灯没一会儿,外边传来咚咚的敲门声,他看到熟悉的身影走进来。

师傅,是你吗?

一个十七八岁的女孩推门而入。

乌黑的秀发被一根普通的皮筋扎起来,清澈明净的桃花眼中透着安宁,温柔脸蛋上自然的神情让人心安,手中拿了一本书望着他。

女孩叫何倩,平房邻居的女儿,也在学电脑,平时总借故学习,过来跟他聊天。

罗天白虽然达不到顶级黑客的水平,大部分都是自学,动力就来源于对某些机械驱动的运用上。

如今的技术,大部分需要程序设计,还需要调用大数据平台,通过大数据,调取有用的东西,对他的技术不断进行完善。

某些东西称之无意识统计,听起来挺无聊的数据,如每天多少人吃两顿饭,又有多少人开车上班,途中会遇到哪些意外。

这个数据看似无用,对他的发明,却有很多启发,意义不同。

有事吗?

望着眼前俏丽的女孩,罗天白多少有点拘谨,孤男寡女,要是被江萱知道,绝对不是一件好事。

昨天差点离婚,现在还处于考验期,可不想无端又被迫去民政局。

何倩手中还是那本电脑书,很多东西不懂,就认了罗天白为师傅,想要交点学费,结果罗天白不要,她就帮他做饭。

经常,罗天白在家吃完饭,跟江萱打个招呼,就跑到平房,一忙到半夜。

何倩一边学习,一边做点夜宵,权当学费。

这个程序为什么设计成这样,不如此,会不会更好?

看到课本上一段段数码,罗天白却没马上去解释,目光落到大眼睛的何倩脸上。

熠熠灯光下,过膝的桔黄色长裙,勾勒凹凸曲线。

平房不大,加上地下室,也不过六十平米。

两人挤在地下室十几平的空间里,守着一个脸颊红润的女孩,罗天白不得不时常警惕地收起脑海里的念头,表情故作严肃。

讲了一会儿,何倩独自去电脑上操作,罗天白翻开一台挺旧的笔记本电脑,查看这三年的所有记录。

千合公司?

当他在查到最后一页,看到这个名字,惊诧半天。

他,竟然是这家拥有这个集团一半股权的大股东,千合公司所生产的正是三年前,他弄的一个专利产品。

只是,想要变现,还要二十多天,也不清楚能拿出多少来。

这才是罗天白目前最关心的,毕竟之前有三家公司上市后,加一起才能变现可怜的一万五千元,说出去都是笑话。

想到一千万别墅的欠债,还有对江萱的信誓旦旦的承诺,他必须要努力了。

做事不能在一棵树上吊死,过几天,第一笔欠债就要上门了,总额有二十万。

二十万,在上班的时候,没当一回事,现在下岗了,才发觉一分钱都那么难赚。

看来,目前最好的出路,还是去当售楼先生。

失业局工作人员告诉他,每栋楼可提成百分之十,只要卖价格一百万以上的楼房,二十万就能轻松到手。

脑海里又在想象,电话铃响了,一个陌生号码出现眼前。

你好,罗先生吗?我姓李,是千合公司的总裁,想见你一下。

千合公司?

罗天白挺想见的,可明天必须要去售楼处报道,想了想。

好吧,最近我要去龙信地产上班,有时间,去那里,找我也行。

好,好,一定去,谢谢罗先生。

罗天白奇怪瞅了半天电话,这种事,还要谢谢吗?

又忙碌捣鼓了半个小时,天色渐暗,罗天白起身要回家了。

回得晚了,江萱会生气,最近顶盛公司不少跑腿的活,都是她在做,每天脸色看起来都很憔悴。

我也去宾河路,叔叔让我去家里陪弟弟。

何倩去的地方在宾河路东,罗天白居住三年的破旧小区在宾河路西。

对面是新盖数栋高层,令邻居们羡慕得眼睛都拔不出来,有人打听后,就再没听到有人议论了。

对不起,今天没开车,咱们还是各走各的吧。

平时上下班,罗天白都开着江萱的那辆车,先把她送去公司,然后自己才开车去营业部。

现在不一样,他下岗了,用不上开车了。

没事,我坐单车后座,也行。

【责任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