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正文

买一送一嫁给亿万首席精彩章节试读(殷笑笑景沥渊)

来源:网络 作者: 时间:2020-06-26

主人公是殷笑笑景沥渊的小说是一本非常优质火热的小说,小说书名是《》,这里提供殷笑笑景沥渊小说精彩章节试读。敛下眸子,殷笑笑表现得格外的淡定,只有她身边的景沥渊才能看见她放在大腿上的小手不自觉的握紧,下一秒,大掌附了上去,无声的给予了她温暖。

内容精选:

眼眸微闪,殷笑笑看着景沥渊,轻声开了口,说:“景沥渊,我就是这样的女人,你后悔了吗?”

是的,她就是这样的女人,她没有单纯到相信世界上每一个人,也不会大爱的会对每一个人都善良,她甚至会为了自己而让自己扮演一个自己讨厌的人,也会为了自己去嫁给一个只见过两次的男人……

她殷笑笑从来都不是象牙塔里的小白兔,相反她还是藏着獠牙的小狼崽。

景沥渊眉梢微挑,凤眼眯了一下,原本任由殷笑笑挽着的手臂毫无征兆的就收了回来,双手插在自己的包里,垂眸看着面前的女人。

因为他这一系列的动作,殷笑笑的呼吸忍不住的停滞了一下,小脑袋微垂,没有看他。

“抬头。”景沥渊简短的开口,话语里带着令人不容置疑的威严。

殷笑笑深呼吸之后鼓足勇气抬头,这一次看进景沥渊的眸子里,只有眼眸深处的情绪波动,再也看不出平时那般一个不小心就会脸红的娇羞。

眉头微蹙,景沥渊站直了身子轻声开口,话语里带着一抹的不高兴:“殷笑笑,请你记住一件事,你是我景沥渊的妻,我是你的夫!这个世界上,没有我的允许,任何人都不能对你做什么,只要对你出手,那就是对我的挑衅!”

眼眸睁大,殷笑笑第一次听见景沥渊说出那么霸道的话,整个人都有些傻,半天回不过神来,而景沥渊也没有给她回神的机会,那醇厚低沉的嗓音继续响彻在她的耳边。

“殷笑笑,你最好别随意猜测我的心思。”景沥渊说着,眼眸变得越发的深沉,丝毫不理会自己的话语给殷笑笑带去了怎样的震撼,“我很不喜欢。”

说罢,景沥渊甚至不给殷笑笑拒绝的机会,大手握住她温热的手掌,牵着她便向着订婚宴的中心走去,至于殷笑笑的心思,他完全不在意。

他虽然只是一个医生,可是在是医生之前,他是一个男人,是殷笑笑的丈夫,而殷笑笑对他那全然不信任的姿态,着实是让他生气了。

殷笑笑稍微回过神的时候,人已经被景沥渊带着到殷家的位置上坐着了,而在她的身边还有一个位置是空着的,那是殷家大少的位置,转眼殷笑笑就听见身后的人小声的议论着,唯一不受影响的只有此刻冷着一张脸的景沥渊。

殷笑笑没有说话,却是专注的听着身后的议论。

——不是说殷家大少要回来参加二小姐的订婚宴吗?这都要开始了,怎么还没有见人啊?该不会不来了吧?

——谁不知道殷家大少就是一块香馍馍啊,现在心急的可不止你一个。

——要不是有殷家大少的消息,这场订婚宴也不过如此,现在只盼殷大少快点来了。

——这殷家大少,从他25岁出国之后,这似乎是第一次回国啊,也不知道这一次要留多久,可别没有待两天就走了啊。

——这可难说,我记得殷家大少在殷家关系最好的,似乎是……殷家大小姐啊。

……

话音一落,殷笑笑便感觉到了周围那状似无意的目光,垂着小脑袋不知道在想什么。

身边的景沥渊自然也听见了这样的话语,纹丝未动。

订婚宴开始,殷若云一脸娇羞的站在向晨面前,殷笑笑抬着眸子大方的看着两个人,嘴角还扬着若有似无的笑,身边的景沥渊诧异的微微挑眉。

殷若云看着台下众多的嘉宾,心里一阵的骄傲,眼眸不由自主的看了看殷笑笑和景沥渊的方向,就他们那样的能耐,这样的情况是绝不会出现的吧?所以,这个世界上才会有人说,结婚是女人的第二次投胎,她殷若云这一次一定能压殷笑笑一个头!

握着话筒,殷若云脸颊飞过一片的绯色,有些不好意思的开口:“谢谢大家那么忙还抽空来参加我和向晨的订婚宴,原本我并不想将订婚宴弄得那么盛大的,要是到时候结婚的时候没有那么好,大家就该笑话我了……”

殷笑笑说着有些不好意思的伸手捋了捋耳边的的发丝,温婉的气质尽显无遗,而这一番话却是惹得下面的人一阵友好的嬉笑声,殷家跟向家联姻了,结婚宴会差吗?一时,就因为殷若云那可爱的话语,偏生的就让台下的人看她的的眼神都多了一丝的宠溺……

待嫁的女儿,总是娇俏可人的,露出这样的娇态也着实是情有可原。

似乎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殷若云不好意思的看看身边的向晨,继续说着:“我的意思是,我不过就是殷家的二小姐,可是能得到爸爸妈妈和姐姐这样的宽待,我真的很幸福,同时我也很高兴,我能够嫁给向晨,在我眼里,他就是世界上最好的男人……而我,甘愿为他洗衣做羹汤。”

这一番话,任谁都爱听,抬了殷家,抬了向家,甚至是抬了她自己,会说话又长得漂亮的女孩子总是格外的惹人喜欢的,此刻的殷若云就是这样的。

殷若云并没有说很多,说了几句之后就将话筒给了向晨,向晨接过话筒眼眸不经意的看向下面坐着的殷笑笑和景沥渊。

凤眼微眯,景沥渊忽然对身边的殷笑笑说:“笑笑。”

殷笑笑茫然的转头看向他,满脸的不解,可景沥渊却是看着她扬着嘴角笑了,随即伸手为她整理了一下耳边的发丝,亲昵的姿态一览无余。

殷笑笑整个人就那么傻了,眨巴着大眼睛看着景沥渊,这是,美男计?

靠她那么近,还笑得那么阳光,她怎么感觉自己的世界都变得有些晕眩了?

她从来都很清楚,景沥渊对她的诱惑力真的不仅仅是那一个红本本,这个男人,只要往那里一站,手指一勾,她觉得自己就是最忠诚的追随者,虽然很不屑自己的行为,可是奈何景沥渊的杀伤力真的太强!比之她的哥哥殷子镇都要强上好几分……

景沥渊好笑的看着殷笑笑那俨然花痴的模样,嘴角的笑柔和了几分,分了一分的心思撇了一眼台上的男人,眼眸深处闪过一抹的嘲讽。

原本还笑得美满的向晨在台上看见这一幕,握着话筒的手不自觉的握紧,脸色都黑了不少,半天没有说话,而站在他身边的殷若云疑惑的顺着向晨的目光看去,藏在裙摆里的手,生生将自己的指甲给扳断了。

殷笑笑!

又是她!这个女人是想做什么?今天她都要跟向晨订婚了,她还是不放弃吗?

殷若云没有说话,看着台下那么多的人,只觉得自己格外的丢脸,深呼吸一口气之后,她不得不装作什么也不知道的转眸看着身边那痴痴望着殷笑笑的向晨,轻声笑着说了一句:“向晨,你就那么紧张吗?紧张到只能盯着我姐夫看,才能缓解你的紧张了……”

一句话,下面又是一阵友好的笑声,却又不自觉的看了看殷笑笑身边的男人。

姐夫?

看来殷笑笑要嫁入平民百姓家的事是真的啊。

这一下众人看着殷笑笑的目光,有嘲讽的,有同情的,有看笑话的……五味陈杂落在殷笑笑的心里,却是已经不能勾起她的感觉了,就如景沥渊说的,这些人再过也不过是用流言伤害她,而景家不会一直放任下去,她只要做好自己该做的便好了。

敛下眸子,殷笑笑表现得格外的淡定,只有她身边的景沥渊才能看见她放在大腿上的小手不自觉的握紧,下一秒,大掌附了上去,无声的给予了她温暖。

殷笑笑的心,忽然就安定了下来,嘴角微微上扬却是没有转眸看一眼身边的男人。

向晨因为殷若云的话回过神来,努力收回自己的目光,才笑着跟大家道歉,说:“抱歉啊,各位,我太紧张了,第一次订婚,还是跟若云这样温柔贤淑,善解人意的女人,真的是紧张的,好在有个姐夫在下面可以让我看着稳稳心神……”

跟殷若云一样的说辞,却是格外的令人容易接受。

只是,这两人的话语都在不经意间将殷笑笑和景沥渊给踩了一脚,两个当事人却是丝毫不介意,就那么安静的看着这一场闹剧。

眼看着向晨就要进入最令大家期待的环节,也就是跟殷若云表白的环节时,人群后面却是发生了不小的骚动,所有人都转过身子看向身后,随即便是一阵激动的议论声,就连台上的殷若云和向晨都忍不住的愣住了。

殷笑笑还没有来得及抬头,面前就已经被一片阴影笼罩住了。

抬眸,殷笑笑便溢出了连景沥渊都不曾见过的灿烂笑容。

“哥哥。”两个字,如同落入平静水面的石子漾起了层层涟漪,令人心神向往。

殷家大少爷,这个二十三岁便名躁整个T市甚至是管理界的人物,二十五岁却在自己名声极致巅峰的时候毅然选择出国,这一走便是五年,而今已经三十岁的殷子镇还是单身一人。

殷子镇垂眸看着面前已然长大的女孩儿,眼角眉梢都带着笑,伸手便揉乱了那一头的秀发,话语里带着宠溺的说:“笑笑,我回来了。”

这个时候就连殷白凡和李梦都走了出来,笑看着殷子镇,周围的人似乎也忘记了台上还站着的那一对新人,围着殷子镇便是一阵的嘘寒问暖,就仿佛他们也成了殷家人一般。

殷笑笑站起身来,笑容满面的站在自己哥哥身边,明亮的眼眸里闪烁着兴奋与激动。


品牌折扣女装 http://bjjy1006.51sole.com

【责任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