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正文

许欢颜牧薄扬是哪部小说

来源:网络 作者: 时间:2020-06-29

这里提供许欢颜牧薄扬是《》小说的解答,缠爱小说故事发展迅速,情节曲折,内容精彩。想着刚才的疯狂,我哭着起身去洗手间默默的将身下的黏液洗干净,看着镜子中满带潮红的脸,伸手将镜子给砸了稀巴烂。

精选内容:

他没有回答,他阴鸷的眼睛盯着我看,可是身下一点力道都没减,我被他撞的背隔在床头上,很疼!

我猛的翻过身,将他推在床上,压在他身上,疯狂的索取!

“她有我漂亮吗?她身材有我性感吗?她能像我这样取悦你吗?”

我从来没有这么疯狂过!

泪水在身体的起伏中滑落下来……

精疲力竭的时候,牧薄扬推开了我,抽出身来,背过身去将衣衫整理好,一句没说就走了。

想着刚才的疯狂,我哭着起身去洗手间默默的将身下的黏液洗干净,看着镜子中满带潮红的脸,伸手将镜子给砸了稀巴烂。

看着凌乱的床,我忍不住倒了下去,浑身都没劲。

门开了,凌娇笑吟吟地端着一杯红酒,里面暗红色的液体就像是血一样,她身后还跟着一个中年男人!

“你怎么进来的?”我躺在床上,猛地坐起来看着门口的人。

她晃了晃手上的房卡,“薄扬给我的房卡!”

“你胡说!”我瞪着她,“给我出去,滚!”

凌娇不屑的看着我,对着身后的男人说道:“陈总,劳烦你帮个忙!”

那个肥头大耳的中年老男人一笑,“我是很乐意为凌小姐效劳的。”

凌娇端着红酒朝我过来,我急忙用床单裹着自己,翻身坐起来,“滚,你干什么,大白天你想做什么?”

“没做什么,只是帮你一把!”凌娇抓着我的胳膊,将我按到床上,那个老男人也来帮忙了。

“救,救命,救......命!”

凌娇捏着我的脸颊,将那杯红酒拼命的给我灌下!

酒一喝下去,我全身燥热,心里不由自主地想要找个人发泄一下。

“凌娇,你给我喝了什么?”就连出口的声音,也变得娇媚喑哑,好像在蛊惑人心。

“好东西,让你快活的东西!”她勾着唇,笑的阴冷阴冷的。

“牧薄扬,我好热!”我意识有些模糊,浑身燥热的很,就连视觉也出现了偏差。

凌娇的声音顿时让我清醒了一些,“欢颜啊,你好好伺候陈总。”

那个老男人看到我脸色绯红的样子,显然比我还激动!

“陈总好好玩!”凌娇冲我笑的很是阴毒。

她摊开手掌,里面还有一个白色的药片,“这个是给您的!”

那个叫陈总的老男人一笑,“还是你懂事!”他毫不犹豫的接过凌娇的药,干咽了下去。

我嗓子沙哑的厉害,“你走开,不要过来!”

那男人没有听清我说的话,急不可耐的开始脱衣服了,从肥肉横生的胸口到大腹便便的肚子,没有一处看起来不恶心的。

趁着他脱衣的空档,我勉强的支撑软绵绵的身子,溜下了床,凌娇那个贱人给我用的药太厉害了。

我身上的燥热厉害,头也晕,眼也花,看谁都像是牧薄扬。

门再被关上了,我的希望也破灭了,那个老男人吃了药,开始兴奋了。

看着卫生间开着的门,我咬着嘴唇,努力的朝卫生间跑去。

“小宝贝,你去哪里?”老男人跟在我身后,一把搂着我的腰,想把我往回拽。

也许在他眼里,我这不过是情趣!

我使劲的挣脱,“砰”的一声,我踩到裹在身上的床单,摔在之前打碎的玻璃上,尖锐的刺痛感,让我清醒了不少。

那个老男人丝毫没有放过我,他伸手过来,油腻的身子让我想吐,“小心肝啊,我不要情趣了,快点来吧,我受不了!你也受不了吧!”

我捡起地上的一个碎片对着他,声音还带着点沙哑和娇媚,“你不要过来!”

“不要闹了,小心肝,我一定能满足你!”

【责任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