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石家庄新闻网 > 旅游休闲 正文
乌龙红利
2020-01-10 05:31:02

《红周刊》:乌龙事件后,市场运行的状态如何?

扁虫鱼:整体看还是偏弱,不过这不是市场短期的焦点,这一周最大的焦点是“乌龙红利”。本来上周我们是看空的,但有了周五的光大乌龙事件,问题就有了些变化。首先需要定性一下,乌龙事件对市场来说是一个大事件。上周咱们已经聊了,按照国际惯例,出了这种事情,不但股指期货这边的多空都要赔,就是现货这边的投资人也有充分的理由要求赔。如果真赔,光大一定赔死了。期货这边还好说,管理层最关心的还是现货这边小散的情绪。而小散的情绪,只要是涨就好安抚,谁会因为涨了去找你打官司?但如果跌了就完全不同了,所有直接积累的对市场不满的情绪,都可能通过这个事情发泄出来。那是管理层不愿意看到的,所以,无论如何都要保护一下。操作上在本周一测试低点有支撑以后,只要敢打下去,我就敢做多,再打再做。

《红周刊》:听你这么一介绍,觉得还挺有道理。那光大的空单并没有平多少怎么理解?

扁虫鱼:管理层也不会强制他一下就平出来,肯定得一点一点平。估计一天几百手吧,这样对市场的影响就小了。否则,他要在一天内强行平出来,又会激起脉冲行情,对其他空头不公平,这样的影响不能再来了。这是对光大的,对于整个市场来说,管理层也不会在近期出偏空的消息了,这是我敢于逢低做多的基础。

《红周刊》:跌不动会涨吗?

扁虫鱼:从目前的情况看很难涨,不但难涨,反而还可以逢高做空。期指周一打到2348,周二到2358,这些都可以考虑开空。理由也简单,出了乌龙事件指数才打到2399,也就是说我们可以把2400当作近期市场的极限位置。本周公布了汇丰的PMI,数据超预期的好,但市场的表现还是很软。加上前面说的对空头的围剿也很无力。暂时我只能说指数还是太弱,乌龙红利只能当是一针蛋白针,打完后病人眼睛睁开了,但可能很快再闭上。

《红周刊》:所以我们要观察乌龙红利消退的情况?

扁虫鱼:是的。我的考虑是排除暴涨暴跌的可能,如果出利好大涨,就逢高做空,如果不出消息大跌就逢低做多,平时按震荡做就好。这个思路,周五的盘面已经有了验证。另外吉林省的人参战略在与韩国抢夺定价权,令人想起稀土。相关个股的价位也不高,日后完全可以有业绩支撑;反观大数据等概念,不但位置偏高,而且业绩不可能有保证,炒作时候需要当心。

土匪出没

《红周刊》:先问一下光大的事件,圈内有什么说法?

李永宏:完全恶意操纵概率很小,但也有些蹊跷的地方。比如刚开始传的是模拟盘。我们也有模拟盘,但用得是备份的服务器,完全不可能窜。所以模拟盘的说法基本可以否掉。如果说是人为下错单就很正常了,一手和一股搞错了也很正常,实际交易中还出现过方向相反的情况,这都是有的。圈内机构也有结伙要求赔偿的,但是具体操作也很难。即便真让你赔,又有多少意思?目前证监会还没有定性,大家都还没底。ETF错单没问题,本能的对冲也可以理解。但这样的对冲属于“利用了资金或信息优势”使股价产生异动,可被视为内幕交易。因为光大下空单的时候,外界不知道你上午开错了那么多的多单,你也没有公告。另外,股指空头对每个机构都有限仓的,中金所给他那么多头寸也是一个问题。不过,公众交易者不必老纠结于这些,相反应该通过乌龙事件观察市场。

《红周刊》:您看到哪些情况?

李永宏:权重股里找一圈,你会发现还是工行、建行这些大家伙形态好。既然说改革一定要改金融,那么一旦有大行情,这些大家伙一定会动。其二,短短10分钟,70多个涨停板,说明市场一点不缺钱,只缺少做多的动力与信心。机构的跟盘都是触发制,当天下午发现盘面不对时,不少机构就将买入的头寸转为ETF卖出了。而普通股民不能T+0,这是交易制度的缺陷。

《红周刊》:我观察到一个现象,类似?鄢ST太光、江苏宏宝这种连续涨停的个股最近出了不少。

李永宏:让我想到了当年的ST金泰,这种做法就是不讲规矩的胡来,土匪行为。谁都知道清末胡子特别多,为什么呢?因为没人管。盛市能出土匪吗?另外,想做这样的票除非你本身是执行者,也不用太当回事儿。

《红周刊》:中青宝这样的应该能做到。

李永宏:是的,如果我是纯小散,在眼下这市道里可能也会去跟一些热点,随时跑路的。机构就别了,从乌龙事件就可以看出没有任何一家真愿意往上推,乌龙事件一结束,成交量就下来了,这就是机构用脚投票。本周印尼等周边股市大跌,中国因为资本项目没有完全开放,不至于崩跌,但受到冲击很正常。汇丰PMI数据很好,盘面反而有利好出尽的意味,是没底气的表现。

乌龙不改泰山压顶

《红周刊》:乌龙红利是不是影响了你预期的下跌的进程?

刘红军:也许吧。但市场总有他的运行规律,可以延缓,但大的方向很难改变。大家可以将沪指拿出来,找出大的下降趋势线,会发现2150是周线级别的一个重要汇集点,2245是另一个。按照以往的历史,如果想突围上去,或者重大利好刺激,或者用时间熬磨。

《红周刊》:抛开指数,个股还是有涨得很好的。

刘红军:以创业板和科技股为主。创业板是今年总体上涨最好的指数,无论找什么理由,这都是客观事实。但无论创业板怎么样上涨,与两市大盘的指数几乎没一点关系,甚至是负相关关系。

《红周刊》:上周的观点还坚持吗?

刘红军:没有不坚持的理由。目前的大盘股指期货多空双方分歧依然明显,还没有形成趋同性,也就是没有形成预期性的共振。只有出现“重大利好”,才会比较一致地看多,或者出现连续大跌,如见1800~1750点,才会出现大盘与期货指数抄底资金进场看多,这样两边才会形成合力。目前已经到了快要选择方向的时候,个股与大盘的关联度的确小了,不得不把更多的时间放到准备个股上。

《红周刊》:个股方面呢?

刘红军:最近我在关注江苏宏宝(低位启动)、远东股份、*ST太光(高位启动),也在通过现象思考。炒作模式和主力手法都发生了明显的变化。从题材和股票的选用上,都有了近乎牛市的手法。是否会用少数引领起群体跟风,由量变到质变,不长时间就能够看出。2006~2007年时借壳炒作最猛的是券商,之后多是借用金属和地产,目前是文化传媒和新经济概念,而且是清一色的小盘子,这是一个很好的窗口和风向标。而新一届政府提出的“上海自贸和城镇化”也会在近几年反复引用和炒作。另外,还有许多中小市值股依然静静地横在“低位和相对的底部”,主力足够耐心了,相信他们已经经过几个月至一年左右的时间,把低位筹码拿得差不多了,如再结合利空来一段黎明前暴风骤雨式的下跌(这叫倒吃票),把跟风盘洗干净,那就更完美了,但这得需要大利空配合和做梦都想的“运气”相伴。可惜好事注定多磨,周末先把所有股票翻阅一遍,为日后的变盘储备好。自选中的国兴地产、雅致股份、精诚铜业等已经停牌,挑选模式不变。主要以跌幅巨大、绝对价格较便宜、低位、总股本不超过3~5亿,如果大股东较强更好。个人操作上也会配置些回调的强势股。

“拨改贷”:中国重新领略借入资本的功能

新中国30年的计划经济,是“大财政小银行”的畸形格局。对国有企业投资,只能动用财政拨款,不准向银行借钱搞建设,财政负担太重。1979年改革开放后,解放思想,要求扩大企业自主权。理论界剑指投资饥渴症,要纠正财政的“软预算约束”,积极建议实行“拨改贷”的改革,即“把基本建设投资的预算拨款改为建设银行贷款”。李先念也说,“要学会把张三不用的钱借给李四”。由此,各家银行重新懂得了吸收存款发放投资贷款。

拨改贷”改革的重大突破,就是使企业从计划经济的产品生产者还原为市场经济独立的商品生产者,企业向银行借钱,项目建成投产后,要承担还本付息的责任。马洪说,还不了款,他就不敢借!1979年三、四月间,建设银行在上海试点。生产衬衫的新光内衣厂听说“拨改贷”提前投产的效益可以归企业,一定要争先试点。另一个铜带厂,本来想要拨款,听说要“拨改贷”,怕还不上钱就干脆不上了。这正是验证了“拨改贷”有利于缩短战线的原意。当时,各方面认为一不改变“按部门归口切块分配投资”的计划体制,二不增加财政负担,只是改变资金供应渠道,把“领条”换成“借条”,所以很顺利地同意试点。

“拨改贷”的改革,经过1979~1984年的试点,1985年全面推行。后来统计,“七五”、“八五”(1986-1995)10年间,在国家财政拮据的情况下,依靠银行动员国民储蓄(当然,还有利用外资)完成了8万亿元投资,实现了国民经济的快速增长。从此,中国重新领略借入资本的功能,进入到“吃饭靠财政、建设靠银行”时代。

“拨改贷”改革的重大收获,是银行冲破了基本建设只能拨款不能贷款的禁区,可以利用存款发放长期性投资贷款,启动了银行职能的整体回归。


相关阅读:
英诺开户 https://www.infinoxbs.com/
相关新闻
|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石家庄传媒网络有限责任公司运营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编号:赣B2--20100072  备案号: 药品信息服务证
文网文[2012]0135-002 新出网证(赣)字05号 网络视听许可证1406143号 国新网3612006002
石家庄日报社石家庄网版权所有,未经允许不得复制或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