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灯饰资讯 > 正文

佛山照明遭遇“停牌”是另一个雷士?

来源:网络 作者: 时间:2020-06-29

1月28日,佛山电器照明股份有限公司A股延续多天来的跌势,一开盘股价便在前一天收盘时跌破6元关口的基础上继续走低,收盘时收于5.72元,跌幅达4.51%。显然,本月初的股票停牌和遭证监会调查的影响还在持续发酵。   11月5日,佛山照明自称因有未披露的重大事项而停牌,佛山照明的股吧里一片人心惶惶。正当市场纷纷揣测原因之时,其午间发布的复牌公告称,公司收到《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调查通知书》(粤证调查通字12081号),就此前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问题接受证监会调查。   截至11月28日收盘,距离证监会调查之前的最高股价,佛山照明的跌幅已近20%。   公司未受影响?   在证监会调查的敏感期,行业人士多不愿对佛山照明做出评价。记者也多次联系公司董事会秘书周向峰,他也表示,“不方便多说”。“在目前这个情况下,我这个董事会秘书整天焦头烂额,很辛苦,我很难做的。”周向峰向记者抱怨道。11月27日,在记者再三追问下,周向峰称,证监会相关人员已经进驻公司,对公司账目等各个方面进行调查。“他们(证监会)有他们的工作流程、调查方式和手段,更多的细节不方便透露。”但周向峰也一再对记者坚称,“公司的经营未受到该事件的影响”。   据悉,佛山照明拥有很多“体外”业务,一直试图在锂电池、LED、旅游等新业务领域开拓新的路径,其中锂电池项目也一直备受外界瞩目,外界尤其关注此次调查是否会影响该公司在锂电池领域的发展。   当记者问及此事,周向峰表示:“此次调查不涉及公司的锂电池项目,该业务未受影响。”但同时,他也坦言,公司的锂电业务进展并不顺利。“以目前相对低迷的经济形势,即使没有此次证监会的调查,锂电项目的运行也不一定会很顺畅。”   此外,佛山照明的其他“体外”业务也是屡遭外界诟病,被指责为不务正业,其全资控股的佛山高明富湾山水休闲渡假邨就是其中之一。由于酒店业并不是佛山照明的主业,佛山照明一直缺乏相应的专业管理能力,长期处于亏损状态。今年8月17日,佛山照明宣布以基础起拍价3.18亿元转手佛山高明富湾山水休闲渡假邨有限公司的全部股权。   11月20日,在佛山照明接受证监会调查期间,其网站发布的最新公告称,“本公司收到原全资子公司佛山高明富湾山水休闲渡假邨有限公司的书面通知,称其已在佛山市高明区工商行政管理局办理完毕本公司转让其全资子公司佛山高明富湾山水休闲渡假邨有限公司股权转让过户事宜,本公司持有佛山高明富湾山水休闲渡假邨有限公司100%的股权已全部转让给广东团亿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佛山市鸿亿置业投资有限公司,本公司收到股权转让款31705万元”。 周向峰对记者表示,该项事宜按原计划进行,亦无关此次调查。但也有外界质疑,此次证监会调查,正是因为佛山照明没有及时公布该项目的股权转让信息,有进行内幕交易嫌疑所致。有媒体报道,广东团亿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佛山市鸿亿置业投资有限公司两个买家法人代表为同一人,且后者为前者子公司,两家公司法人代表均为何志勇。这其中是否暗藏违规事项,也可能是证监会此番调查的一个方面。   而对于此前热议的一些股民欲起诉佛山照明,要求赔偿损失一事,周向峰则表示,每个股东都有自己的看法和诉求,这都很正常,也是他们的权利,但目前尚未接到有关此事的法院传票或告知。   曾经的“优等生”而今的“坏孩子”   成立于1958年的佛山照明,是全国电光源行业大型骨干企业,国务院批准机电产品出口基地,享有自营出口业务经营权。公司曾连续被评为全国经济效益最佳的500家大中型工业企业中的全国电器及机械制造业第一名;是全国电光源行业中规模最大、质量最好、创汇最高、效益最佳的外向型企业。早在1993年,经国家批准,佛山照明成为广东第一批A、B股上市公司。佛山照明此前一直专注主业,业绩稳健,上市以来,公司已累计向全体股东派发现金红利26.46亿元。   然而近几年,公司创始人以及历任高管同时涉及内幕交易,这对于连年业绩较好的佛山照明来说可谓“打击巨大”。事实上,在此次证监会调查之前,佛山照明就早已是是各级监管部门立案调查的“常客”。其劣迹斑斑的“前科”,都成了股民们一个个的噩梦。   去年8月份,佛山照明发布公告披露,公司前董事长庄坚毅及前董事会秘书邹建平分别收到广东证监局发出的《调查通知书》,两人“涉嫌违反证券法律法规”,广东证监局已立案调查。   根据调查结果,庄坚毅曾在董事会表决进军锂能源领域重大事项之前的15天左右,分两次在二级市场买入佛山照明B股:一次是在2009年8月25日以5港元/股买入2万股;另一次是在8月31日以4.85港元/股买入6万股。   也正是在8月31日,佛山照明向全体董事发出了召开董事会会议审议《关于合资成立青海佛照锂能源开发有限公司的议案》的书面通知。显然,该议案通知的发布时点与庄坚毅购股日期太“巧合”。   此外,从2000年到2009年末一直名列佛山照明前十大流通股东的“广州佑昌灯光器材贸易有限公司”主要股东和法人代表与庄坚毅是叔侄关系。而在长达9年的时间内,佛山照明历年年报中则一直显示广州佑昌与其他股东不存在关联关系。   而就在今年7月,佛山照明又相继被曝出隐匿12家关联公司交易信息。这12家关联交易公司均为佛山照明掌门人钟信才“亲友团”控制或参股公司。其中,佛山施诺奇加州电气有限公司、上海亮奇电器有限公司是公司董事长钟信才长子钟永亮设立的公司;钟信才次子钟永晖持有佛山市斯朗柏企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斯朗柏)95%的股权,持有(香港)青海天际稀有元素科技开发有限公司29%的股权,间接持有青海威力新能源材料有限公司20%的股权…… 追溯佛山照明的公告,在公司对关联交易的说明中,以董事长钟信才为中心的“亲友团”涉及其长子、次子等多人,均与上市公司有交易往来。而上述12家关联交易公司被广东证监局调查出惊人的关联交易额。   另一个雷士?   佛山照明在不断违规、管理层食利自肥的同时,还在为他人做嫁衣。   除了信息披露违规、关联内幕交易以外,问题缠身的佛山照明在与国际照明巨头欧司朗的合作方面也面临困境。从佛山照明的身上,人们不难联想到遭遇变故的雷士照明,佛山照明与欧司朗之间战略合作的行进“路线图”几乎就是雷士照明与施耐德的翻版。   与雷士照明的吴长江相似,现任董事长钟信才早在1964年就到佛山照明工作,从车间主任一路做到董事长。而与雷士照明不同的是,佛山照明拥有23.97%的国资股份。   2004年8月31日,佛山市国资委便将其持有的佛山照明股权以总计6.78亿元的价格,转让给两家外资公司,即欧司朗佑昌控股和香港佑昌器材,欧司朗佑昌占总股本约13.47%,香港佑昌占总股本约10.50%,分别成为佛山照明的第一、第二大股东。   外资入驻后的次年12月,佛山照明发布公告称,钟信才不再兼任总经理职务。不过,经过钟信才与外资股东的“斗争”,钟信才又重掌佛山照明。2008年底,钟信才重新上位,任董事长并兼任总经理。   按照佛山照明当初的设想,引入欧司朗就是希望与强者联盟,引入先进的技术,实现自身品牌的强大。然而,欧司朗却“反客为主”。   根据2004年的股权转让条款规定,欧司朗此次入主佛山照明,要维持以钟信才为核心的管理层基本不变、提供部分LED照明技术以及一份每年从佛山照明购买1000万美元灯产品的《框架购买合同》。   但“维持以钟信才为核心的管理层基本不变”的规定实际上在次年就被废除,而关于“从佛山照明购买产品”的规定却像“紧箍咒”一样束缚着这家企业的发展。   根据规定,佛山照明应按欧司朗提供的规格制造灯产品,并向欧司朗和其关联企业出售这些产品,供其出口和国内销售。   据媒体报道,当时佛山照明一个灯管的成本约为5元,飞利浦约为8元,而欧司朗则接近10元。欧司朗底价采购佛山照明的灯管,配上自己的灯架,贴上自己的标签,使得欧司朗很快具有了与飞利浦抗衡的资本。   佛山照明当初最为看重的欧司朗转让技术的预期也未能如愿。而作为佛山照明大股东的欧司朗,则成功成为中国政府“绿色照明工程”的供应商,获得了1450万只节能灯泡的订单。

【责任编辑:admin】